新华网北京4月27日电(石海平)新冠肺炎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有多深?中国如何做好准备应对疫情对经济造成的长期扰动?4月26日晚上七点半,法国巴黎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做客新华网与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联合推出的投资者教育公益云课堂《国民财富大讲堂》,围绕“全球经济面临疫情冲击型衰退发展成中期萧条的风险”进行了一场精彩演讲。

  该期节目在新华网、新华网客户端、新浪、腾讯、百度和哔哩哔哩等平台播出。6up,数据显示,截至27日9:00,观看直播的网友超过398万,节目受到投资者、金融机构及监管部门的广泛关注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程度有多深?陈兴动认为,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发的规模、持续时间和程度都比预期更惨烈,医学科学领域对该病毒的认知仍然有限。“新冠病毒疫情可能仍然会持续,直到要不疫苗出现,要不群体免疫。”

  另一方面,应对疫情,缺乏全球领袖、国际协作和政策协调,而且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可能仍将持续很长时间。“因此,我们必须做好准备,应对疫情对经济造成的长期扰动和冲击。”

  陈兴动观察到,这次疫情对全球金融市场造成严重冲击,美国股市和全球股市均出现了大幅波动,同时还造成了全球范围的美元流动性紧张。

  为了应对这些情况,“全球全球各国政府表现出不惜一切代价的政策态度,包括各类防疫政策、紧急纾困政策、以及经济刺激政策组合拳。”陈兴动举例说,美国先后已出台三轮一揽子刺激计划(2.3万亿美元),占GDP的12%,第四轮计划在酝酿中; 美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降至0%,RRR降至0%,法定存款和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降至0.1%,无上限的量化宽松,央行货币互换,以及各种流动性借贷便利政策。

  日本出台117万亿日元的财政政策,占GDP的21%;欧盟出台8700亿欧元量宽计划(占GDP7.3%),同时财政刺激占GDP10%以上;英国财政纾困(600亿英镑)和贷款担保(3300亿英镑)占GDP的18%。“(这些刺激政策)总和占全球GDP的6%以上。”

  陈兴动认为,疫情的爆发改变了中国和世界。“现在人们认识到,疫情爆发以后,我们的生活不可能在原来的基础上重新开始,而是要发生改变。”

  首先表现在需求端。陈兴动说,疫情一方面让本来疲软的内需更加羸弱,“消费行为、收入、消费信心都在发生改变。老的基础设施投资虽然有反弹,但力量有限。新基础设施投资刚刚明确,可能需要明年才能起发挥作用。”

  其次是,百姓储蓄意愿上升。“(储蓄率)一季度的时候达到41%,这个大概是我们观察到的最高水平,正常条件下这些年都在30%左右。”陈兴动认为,储蓄率上升从侧面反映负债消费心态变得更加弱化,对消费增长是一个很大的制约作用。

  第三是出口端。“出口遭遇强逆风。”陈兴动如此形容中国当期的出口。而出口的衰退对我国经济造成的影响很大,一方面,出口是最终需求,占GDP的17%;另一方面,出口直接就业6000万,间接就业超过1亿。“出口(衰退)对于中国经济的冲击将是巨大的。”

  最后是全球化。“全球化是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关键因素。同时,中国与世界越发互生共存。”陈兴动认为,医疗物资的短缺加剧了去全球化或者与中国脱钩趋势,日本和美国的政府已承诺将其生产线移出中国。

  “关于去全球化的全球大讨论已经不是是非题,而是去全球化程度的讨论。”陈兴动表示,中期萧条的风险取决于新冠疫情的持续时间、抗议政策,经济基本面以及全球化的变化,而这次疫情带来两个本质变化——消费者行为和各国政府的全球化政策,其中消费者行为的改变导致储蓄和产业结构的急剧变化;而在政策变化方面,产业独立性、遏制中国崛起导致发达国家市场的再工业化、产能过剩、贸易收缩、脱钩等都值得引起关注。

  “中国跟全世界其他国家一样,都面对着疫情带来的冲击,以及冲击对经济的增长造成的破坏。”陈兴动认为,相比而言,中国的经济面对的条件要比其他国家要好得多,要有利得多。

  但这些有利条件并不能够主动地转变成经济增长,那靠什么?陈兴动提出,靠推动新一轮的改革。“改革将会是重新恢复我国经济增长动能的根本源泉。”

  “中国现在如果自己内部事情做得好,无论外部条件如何变化,中国仍然可以站起来。”陈兴动认为,我们要通过一定时间,让世界逐渐恢复到正常秩序。这个时间可能要2-3年时间,即2023年左右。“2023年以前,我们要更多的时间集中在国内,把自己的事情做好。”

  陈兴动提出,中国要把这次的疫情的灾难作为一种动力,重启一轮新的改革开放。

  第一就是坚持市场为主导的改革。4月9日,《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》正式公布,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,提高要素配置效率和产出。

  第二,要释放巨大的内需潜力。内需的潜力在哪?陈兴动认为,最重要的就是新型的城市化,包括建设东部城市群,以及中、西部都市圈,同时,增加公共消费,拉动私人消费。

  第三要发挥区域比较优势。陈兴动称,各个地方要根据不同的自然条件、技术条件来发展,发挥地方比较优势,展开区域竞争。要做到这一点,就需要重新处理中央和地方的关系,要让地方去决策并发挥适合其经济发展的比较优势。

  第四,加强对个人财产、知识产权等的法律保护,同时,改进政府管理效率,比如明晰权责、绩效考核、容错机制、正向激励等,把所有人的积极性调动起来。

  《国民财富大讲堂》是由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与新华网联合推出的投资者教育公益云课堂。节目每周两期,在新华网、新华网客户端、新浪、腾讯、百度、哔哩哔哩等平台同步播出。该节目立足高端,先后邀请了管涛、刘国恩、邢自强、金李、陈道富、刘元春、李迅雷、鲁政委、田轩等国内顶尖经济学家,为广大观众解读疫情下的经济走向和财富管理,深受专业观众追捧。播出至今,已经成为经济界和金融界最受关注的节目之一。节目也得到了监管部门及相关金融机构的高度评价。

  国民财富大讲堂|陈兴动:全球经济面临疫情冲击型衰退发展成中期萧条的风险a